圣域文苑 混乱的冥界
             

圣域文苑 网站导航 -->

本站首页

动漫感言

小说天下

恶搞世界

圣域资料

下载专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动漫同人

混乱的冥界 圣战篇(三)

冥王哈迪斯卷(下)

 
[2003-5-3]

作者:无星之夜

  “你们的生命不过是火钟熄灭前的幻影!”童虎双眸炯炯望着史昂,振臂一挥,指向火钟的方向。

  然后,他们都不说话了——
  
  远处星楼上的火钟,白羊的还点着,金牛只剩一个小鬼火,双子到处女全灭,天平烧的刚刚好,天蝎和射手火苗窜的老高,山羊光冒烟不见火,水瓶双鱼忽灭忽旺~~~~~
  
  火钟内——
  
  “咳咳~~~~该烧到哪儿了~~~~”
  
  “呼呼~~~不,不知道~~~看不见~~~~我觉得在这里~~咳~~好象过了一万年~~~又~~~~~好象只过了几分钟~~~~~”
  
  本来就黑的钟楼里面浓烟滚滚,几个人影上窜下跳地忙碌着。
  
  “女神怎麽这麽小气,说好几次了~~~咳咳~~~~让她订点无烟煤~~~~~~”一个人把煤球倒进双子的炉子里,试图用打火机把它们点燃。
  
  “哇~~~~~又灭了~~~火筷子~~~劈柴~~~咦?不对啊,这个早该灭了~~~~~~”
  
  “救命那~~~~”一个火球在钟楼里乱窜~~~~~“哥哥~~~~~快来救我~~~~~”
  
  “哗~~~”一瓶冰水浇熄了火球和刚刚被召唤来的某人的小宇宙……
  
  “啊,你来得正好,帮我们控制~~~咳咳~~~~一下火头吧~~~~~哥~~~”
  
  “热死啦~~~我的招数都成~~~咳咳~~~冰水混合物了~~~~”刚才用冰水浇人的那一个大叫起来,“我受不了了~~~~西伯利亚的寒风啊~~~我还能活着回到你的怀抱吗~~~~~”
  
  “别喊了~~~~~快把这个点起来~~~几点了?”
  
  “哎!你别躺着了~~~~”刚来的用脚踢踢躺在地上的一个被星光灭绝来的家伙,”你倒是帮帮忙呀~~”
  
  这个家伙:“哈~~~哈哈~~~好多星星~~~金色的~~~我发财了~~~~~”
  
  ……
  
  —_—||||||~~~~~~~言归正传。
  
  巨蟹宫。其惨状非笔墨所能形容,断壁残堰早已无法分清哪是正厅、哪是卧室、哪是厨房、哪是WC、哪是……原来热热闹闹有小螃蟹爬进爬出的水池,也只剩下半池黑水,几个螃蟹爪凄凄惨惨戚戚的漂在水面上……
  
  当穆跑到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半个宫的时候,撒加等人早已无影无踪。
  
  穆决定坐下来喘口气,一边环顾故人的住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先装饰的到处都是的死人脸并没有因迪斯的离去而消失,并由于长年累月无人清理都变的灰头土脸,更糟的是,许多从前饱受迪斯欺凌的杂兵借此机会泄愤,用彩色铅笔、圆珠笔、钢笔、水笔、油笔、蜡笔、荧光粉、水粉颜料把一张张人脸涂的五彩缤纷,其想象力之丰富,使得不少中国京剧大师都跑来研究,以做勾画脸谱的参考,也有很多天资甚好的杂兵被国际著名印象派、抽象派画家收为门徒……
  
  人脸中封着死者的灵魂,他们都是会思考会观察的,所以,不一会儿他们不论男女老少都开始对着咱们英俊迷人……的穆先生挤眉弄眼起来。
  
  穆笑容依旧……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擦汗……手帕的吸水功能饱和……
  
  我还是快点走吧~~~~~穆正想着,忽觉脑后阴风阵阵,慢慢转身,见数个黑影绰绰然立于门口。(如果那两根柱子能叫门的话)
  
  (无星之夜:灯光道具!开始!锣鼓点!紫龙抱胡琴上,空城计选段。)
  
  穆(抚琴):“我正在宫楼观山景,耳听得宫外乱纷纷,襟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冥王发来的兵,你们连过三宫多侥幸,贪得无厌尔还往上行……”
  
  众冥斗士@_@||||||(注:穆先生的琴艺高超,与米诺斯有天壤之别,审判官大人弹唱时众人抱头鼠窜,穆弹唱时众人——这个,圣乐一奏百兽率舞~~~~~众冥斗士手舞足蹈中~~~~~~)。
  
  好半天,穆才停止弹琴,一个修长摇曳的身影排众而出,巴比隆拿着拉达给他的帐本:“穆先生,你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打死了我们这麽多人?都还没买保险那!你知道冥斗士现在招聘点新人多不易?现在冥界是白天没水、晚上没电,掏掏口袋没钱买面,这种情况起码还得100年不变~~~~~想骗几个人来冥界工作容易吗?你说怎麽办?!我们现在连招聘广告都打不起了!”
  
  穆摇着羽毛扇:“你们想怎样?”
  
  众冥斗士:”‘赔’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穆冷笑:“Want money no! Want life one!”(圣迷们:这是哪国话?~~~~~)
  
  “好,我来对付他。”巴比隆迈着猫步朝穆先生走去,“你们抄家伙,抢后头的去!”
  
  穆(心):哎呦,好漂亮的猫步啊~~~比卡妙走的还好~~~~~~
  
  (众妙迷穆迷:无星!!!!你站住!!!!!偶们要让你这辈子都走不了路!!!!)
  
  “看招!”巴比隆开始吐丝。
  
  乱糟糟亮晶晶的一大团线从天而降,“噗噜”穆先生被埋在下面时只来得及说了这麽一句。
  
  ……
  
  “啊~~这是什么材质?好漂亮的丝啊~~~一定很贵~~~~”穆钻出来,一边费劲的想把丝线从自己的头发上解下来,一边试着卷好一些丝塞进口袋里。
  
  “喂!你干什麽?这些不是一次性的!还给我!”巴比隆着急的拣起一块石头朝穆砸去。
  
  “当~~~~”“哎呦!”石头当然砸不坏黄金圣衣,但穆很不高兴,当即也抓起一块石头砍去。
  
  “嗖~~~~~”一块往这边飞。“嗖~~~~~~”一块往那边飞。
  
  穆和巴比隆一人躲在一根柱子后,小石头扔完了扔大石头,大石头扔完了拆墙挖地接着扔,最后两个人抡起跟前的大柱子……(众穆迷:哼,哼哼,哼哼哼~~~~无星~~~到了地狱我们再收拾你~~~)
  
  巴比隆首先扔完了自己身边的东西,没办法,出大招:“冥界之蝶!”
  
  穆:“啊!!!——多麽奇特的昆虫,多麽稀有的品种——”
  
  变出水晶网,十二宫里最有经济头脑的穆开始兴高采烈的扑蝴蝶:”太好了!一定很值钱呀!我发了~~~~~~”
  
  巴比隆张得大大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完全呆掉了:“……你,你,你,住,住,手~~~~你,干,干什麽?别,别,别过来~~~~~~~”穆扑完了小蝴蝶,面带狞笑(众穆迷狞笑着向无星之夜走来,无星之夜:啊,打、打错了~~~微笑,微笑~~~)向他走过来。
  
  汗如雨下的巴比隆在腿开始发软之前,尖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你别跑!嘿咻~~~”穆一网子没抄着,“站直了别趴下!我扑,我扑,我扑扑扑!!!!!!!!”
  
  巴比隆把冥衣一扔,仓皇逃回冥界去了:“我不干了~~~~~我要辞职~~~~~~~”
  
  穆满载,啊,不,凯旋而归。
  
  舞台转向狮子宫。小艾从床上掉下来后,起来给头上的包敷药,顺便吃宵夜。
  
  “我要减肥~~~再吃一块糖~~~~~我要控制~~~再来一块肉~~~~~~~”
  
  埋伏在宫外的冥斗士们只听见一阵阵快乐的咀嚼声,令他们十分怀疑里面住的是什麽,因为害怕误入虎穴,掉入狼口,只好先敲敲门。
  
  20分钟后,吃光了冰箱里的东西后又要去储藏室拿的小艾听到了冥斗士们的敲门声,光速套上黄金圣衣,头盔因为头顶的包太疼了,所以没带上。
  
  “呔!此山女神开,此树我哥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小艾威风凛凛的在宫门口摆个POSS。(撒加(蓝):喂!树是我和你哥一块栽的!大艾:还好意思说!早上种树时说什麽友谊天长地久,晚上就派人追杀我!你这个重色轻友的!撒加(黑):哪来的色啊?这叫见利忘义!没文化你~~~众圣迷:……我们该说点什麽好?无星之夜(汗):撒加说走嘴了~~~~~)
  
  冥斗士(心):我们要是有财,大半夜不在家睡觉,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干嘛?
  
  狮子宫的门大敞四开,里面传出饭菜的余香被几个饥肠辘辘的冥斗士的嗅觉器官接受到以后,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瞪着发直的双眼冲了过去。
  
  开始,小艾还以为他们是来讨价还价的,但马上就听见他们边跑边喊,“我们要吃~~~~给我们饭~~~~”,小艾大怒,竟然敢从狮子嘴里抢食物:“你们活的不耐烦了!!!!!闪电光速拳!!!!!!!”
  
  五冥斗士做烤焦状倒地。
  
  突然,大获全胜的小艾脸色发白,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大家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目光集中在一个冥斗士身上,地狱星座的莱米。
  
  “啊,”这个叫莱米的心想,“原来他怕这个~~~~~~”带着阴险的笑容向小艾逼近,“我还有好多哦,你瞧,瞧~~~~~~”源源不绝的从口袋里掏出大蟒蛇、蝮蛇、眼镜蛇、蚯蚓、蚕宝宝、大豆虫、泥鳅、带鱼~~~~~
  
  小艾:“啊,不,不要~~~~~我,我最怕虫子了~~~~~~呀!!!!!!!!”“呼!”不见了。
  
  “咦?”众冥斗士四散寻找,”哪儿去了?”
  
  最后在房顶被发现的小艾四爪,不,是双手和双脚死死的抠在天花板上(无星之夜:大伙看过加非猫吗?众艾迷:一二,把这家伙扔狮虎山里去!),全身发抖:“我怕虫子~~~55555~~~~哥哥~~~~~”
  
  冥斗士们自愧不如中:“哎呀,不愧是黄金圣斗士,这麽高难度的动作能完成的如此神速~~~真是训练有素呢~~~~~~”感叹了一会儿,各自搜集,不,搜刮小艾的财产去了。
  
  不过小艾当初分到的绝大多数是吃的,到现在也已经被他吃的七七八八了,冥斗士们一边大叹霉气,一边还是动手搬走了小艾的杯子碟子叉子勺子洋蜡火柴桌子椅子床铺冰箱……
  
  处女宫。沙加被吵醒后,怎麽也睡不着了,决定趁着难得有的醒着的时候到自留地去看看。便打开了沙罗双树园的门。
  
  一个皮肤又青又黄又白又红,一个眼眶只剩一个黑洞,另一个眼珠子耷拉在眼眶外面,舌头伸出2尺来长,头发一缕一缕黏糊糊地贴在脸上,喉头里发出怪异呼喊的”人”摇摇摆摆的走来,在离沙沙只有半尺的地方停住,一人一鬼对峙中……
  
  沙加:……~~~~~~!!!!!!”呀啊!!!!!!!!!”
  
  (该鬼飞向天堂~~~~正好掉在众神的餐桌上~~~~~~
  
  宙斯惊问:呕~~~~~何方妖孽?
  
  该鬼:我本是地狱孤苦伶仃一只鬼,被释加佛祖超度来此。
  
  宙斯边吐边问其余诸神:呕~~~~~有这等事?
  
  ……无人回答,众神均呕吐中~~~~~~~~)
  
  沙加转头四顾,漫山遍野的冥斗士带着地狱劳工队(由丧尸组成,玩过生化的朋友知道~~~~)正在七手八脚地挖他的白薯,用铲掘、用手抓、连吃带拿……
  
  沙加惊呆了,好半天才叫了出来:“住手!住手!!住手!!!再敢挖我让你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众冥斗士:“真的?太好了!我们正愁吃不完,您帮忙打个包吧!”
  
  沙加气急败坏的揪住离他最近的一个,看上去比较像人的家伙:“停手!别挖了~~~停——”沙加抬手就要打。
  
  “呜噜~~~~(别打)”这个家伙说。
  
  沙加:“别打?我打的就是你!”举起玉掌。(众沙迷:沙沙是怎麽学会这门语言的?无星之夜:他是最接近神的人啊!所做的事都是不能以常理推断地!~~~~其实偶也不知道~~~~)
  
  “西呜~~~~(是我)”这个家伙又说。
  
  沙加:“是你?我知道你是谁?”手起掌落。
  
  “呜西咭唔~~~~~”“啪!”~~~“呜!!!~~~”这个家伙话没说完就被沙加的五指山打得闷声闷气地惨叫起来。
  
  沙加赶紧用挥出去的左手抓住正要挥出去的右手:“什麽?你说~~~~你是紫龙???!!!”
  
  (无星之夜:灯光灯光!给沙沙照个亮!摄象机,给紫龙来个特写!)
  
  沙沙闭着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无星之夜:可不,这能看出来吗?沙沙你把眼睛睁开~~~~哎~~你们回来~~~~~接着给我拍~~~~~众剧组人员四散奔逃中~~~~~~~),也不能怪沙加,大家可以自己看一看这副尊容:一个头的周长达一抱以上,两腮由于填满了过多的白薯而变的凹凸有致,眼睛却被挤的只剩一条缝,脖子一伸一伸的企图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使自己不被噎死,两只手上还各抓着满满一大把白薯,准备下一轮的吞咽……
  
  沙加:“……”
  
  原来紫龙在巨蟹宫给穆先生配完乐之后,看了看战况觉得自己插不下手去,本想继续前进的,奈何穆与巴比隆的投石技封锁了道路,他试着冲过去,但险些被一块巨石代替了现在的脑袋,试着匍匐前进,却又差点被活埋,所以最后只好等战斗结束跟着穆一起走。
  
  来到狮子宫时,这里早已被洗劫一空,穆费了好大工夫,把蛇全都抓住卖掉、把虫子全都踩死,把带鱼全都用油淹渍起来……
  
  “你,你怎麽还不下来呀?”穆不无恼火的问上方的小艾。
  
  小艾:“~~~~我~~~我~~怎麽~~~~下去~~~呀~~~~”
  
  “你怎麽上去的呀?”穆觉得耐心已经快要用光了。
  
  “我,我也~~~不~~~知道~~~~~~”小艾一往下看就头晕,哆嗦的更厉害了,石灰粉撒了紫龙和穆一头。
  
  紫龙等了半天,看看小艾一时半会儿下不来,就偷偷离开了这里,来到沙罗双树园时正好趁着黑灯瞎火,人多耳杂,混入了冥斗士们挖吃白薯的行列。
  
  紫龙接过沙加递来的一杯水,好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无星之夜:看!沙沙多好!真是菩萨心肠!众沙迷:~~~~~~~~),感激的说:“谢谢啊~~~我好久没吃到这麽好吃的白薯了~~~~~~~~~~~恩?~~~~怎麽回事?~~~~~~肚子~~~~~好~~好涨~~~~~呜呜~~~~~~救~~~~~~”
  
  已经走远的沙加:哼哼哼,你没听说过吗?吃一个馒头,再喝一杯水,一个馒头就会在胃里变成七个那麽大~~~~~你吃了我多少白薯????(无星之夜与众沙迷:!!!!!!!)回到处女宫里迎面碰上了想趁乱溜过的撒加等三人。
  
  沙加:“好啊,撒加!我沙加有什麽对不起你的地方?虽说我现在归顺了雅典娜,可是我当时不也把那些青铜小鬼臭揍了一顿吗?再说,我不归顺她,谁给我工钱啊!!!想当初,你和阿布罗狄、迪斯他们把我沙罗双树上的果子都摘光了,我也没说什麽!现在,你死了还带人来挖我的白薯吃!!!”
  
  撒加:“!!!!!!!我才不吃生白薯呢!!!!!!!!!”
  
  “呼呼~~~~嘶啦~~~呼~~~~~”修罗和卡妙生起一堆火。
  
  修罗:“教皇大人,你要吃熟的呀?等等啊~~~~~”拿出大蒲扇扇火。
  
  卡妙:“……”用树枝捅捅火堆里的烤白薯。
  
  撒加:“……”
  
  沙加:“…………………………………………”睁开了眼睛。
  
  沙加睁开了眼睛!!!!!!!!!!!!(配乐: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好象天上星星最亮的一颗……无星之夜:停!!这首不合适,换一个~~~~~等等~~~~~算了~~~~~~咱们还是先撤吧~~~~~~~)
  
  撒加:“别烤了!准备战斗~~~~(用什麽对付天舞宝轮比较好?)~~~~对了,修罗你带那个了吗?拿出来!”
  
  “呼!”修罗和卡妙一人用一根树枝挑起一个半生不熟的白薯送到撒加眼前。
  
  撒加的头发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我、是、说、A·E!!!!!!神话时代圣域落成时,雅典娜赐予了第一代教皇12份A·E,让他们危急时使用,几千年过去了,我当教皇的时候还剩4份,后来给你、阿布罗狄和迪斯一人一份的A·E!!!!!!”
  
  修罗:“啊~~~~没带来~~~还在山羊宫的碗橱里放着呢!”
  
  撒加:“!!!快去!!!拿来!!!!!!!!”
  
  修罗看了沙加一眼,大叫起来:“来,来不及了!!!”
  
  卡妙:“算了,我这儿有一个。”
  
  撒加:“啊,你,你怎麽会有这个的?”
  
  卡妙:“有一回,迪斯打牌输给了米罗,米罗又送给了我。”(无星和米妙迷:原来如比!!!)
  
  修罗:“一、二、三……N,别磨蹭了,快用吧!”他一边数沙加头上的十叉,一边大嚷。
  
  “好!”三人摆好造型,爆发最强的小宇宙,用一个防护结界把自己罩住(众圣迷:???),修罗先喊:“看招!!!雅典娜的尖叫!!!!!!!!”
  
  “咚~~~”卡妙和撒加倒~~~~~~撒加:“惊叹!惊叹!你这个~~~~~学了这麽多年,怎麽还不会说希腊话???!!!!!”
  
  沙加:“……天舞宝轮!!!!!!!!”
  
  撒加、修罗、卡妙来不及摆好姿势:“雅典娜的惊叹!!!!!!!!”
  
  卡妙扔出一个纸包,迎面撞上了沙加的天舞宝轮,纸包感受到攻击,迅速在空中折叠成一张血盆大口的形状~~~~~(酝酿中)~~~~~~~~”呀~~~啊!!!!!!!!!!!!!!!!!!”一个女声用一个高18度的分贝唱出了无比尖锐刺耳的咏叹调~~~~~~(无星之夜:这,这可比咆哮信厉害多了!)
  
  一时间,天地变色,沙罗双树园中的冥斗士、丧尸、白薯,全都被震飞了几十公里高,掉下来后都直挺挺的不动了,沙加的天舞宝轮”咻”的被震飞了出去……太阳从西边画着龙升上了凌晨3点的天空,又笔直的向南边栽了下去,月亮”扑通”掉进了海里,星星接二连三的爆炸变成了黑洞~~~~~~~
  
  撒加三人在结界里拼命堵着耳朵(无星之夜:现在知道了吧,结界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一个黄金圣斗士的小宇宙产生的结界防护力不足,一定得三个人合力施展才行!),可是由于出招时姿势没摆好,所以结界也不够完美,撒加他们也被震的眼前发黑,两耳嗡嗡做响。
  
  处女宫内,穆拉着被尖叫声从房上震下来的小艾匆匆赶到。隔着一道门,效果就是不同,雅典娜的惊叹杀伤力大减,小艾抱着脑袋(一方面是要抵抗惊叹的威力,一方面是因为头上的包还疼)马上就要往里冲,“咕咚”~~~~~被穆伸腿绊倒在地:“这个时候进去,你找死啊?”
  
  小艾:“~~~~55555555~~~~~”(众艾迷:别哭了,乖,穆是为你好,也不用为沙加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小艾:~~~555~~~~我头上又多了个包~~~~~~~)
  
  ……半小时后,尖叫声毫无预兆的哑然而止。
  
  沙加躺到在沙罗双树下(@_@),几只金丝雀围着他的头“啾啾啾”的叫着飞着,沙罗双树上的花瓣“噗噜噜”掉了一身,过了好久,沙加才以超级慢镜头站了起来。
  
  撒加有气无力的:“他,他怎麽还~~~~~~”
  
  只见沙加像太空漫步一样,东倒西歪毫无方向感的转着圈走起来,一边念叨着:“我的宝轮呢~~~~我的宝贝轮子呢~~~~~~~~”
  
  修罗和卡妙见了顿生恻隐之心,都四下帮他找,修罗先看到:“啊,在那边~~~那边~~~往这边来了~~~”
  
  沙加一看,浑身一激灵,金丝雀也飞了,花瓣也掉了,原来他的纯金宝轮正被一群冥斗士兴高采烈的抬走,沙加顿时像触了电一样颤抖起来,往前迈出一步,又停了下来,从地上拣起四片花瓣,给女神殿的沙织留了个言,这才拔腿追了上去:“停下!!你们给我停下!!!还我的宝轮!!!!”
  
  沙罗双树园的门外穆和小艾正把耳朵凑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米罗也跑来了:“这儿吵吵什麽呢?我刚才去问女神,她说不是她在叫喊呀~~~~”
  
  穆转头正欲做答——“轰~~~~~轰~~~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轰隆!!!!!!”撞破了园门,”噗噜”穆、小艾、米罗异口同声,被大门拍在了下面。
  
  “稀里哗啦~~~”冥斗士们抬着轮子通过~~~~~
  
  “怎、怎麽回事~~~~”“噼里啪啦~~~”“唔~~~~~”小艾刚把门板抬起来,沙加又踩了过去。
  
  好一会儿三人才缓过劲来,探头探脑的往外钻,“咚咚咚~~~~”又一阵脚步声传来,刚才根本没看清楚是谁撞过来的穆、米罗和小艾已是惊弓之鸟,穆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先自言自语:“幸好我当时有翻看修罗的碗橱~~~~~~”而后大喝一声,“米罗、小艾!准备战斗!A·E!!!!!!”他们三个人想也不想的对着从黑乎乎的沙罗双树园中冲出来的三人使出了天愁地惨的一招。
  
  毫不知情的撒加等人刚出了园门,就看到一张鲜红的巨口向自己飞来,不及细想。
  
  撒加:“各就各位!再来一次!!!!雅典娜的尖叫!!!!!”撒加扔出一个小纸包。
  
  卡妙(不高兴的):“你有你刚才不出!”
  
  修罗(高兴的):“你怎麽也说成尖叫了!!”
  
  撒加(瞪眼):“我让她尖叫,她就得尖叫,都给我集中精神——捂上耳朵!!!!!!”
  
  一张紫红色珠光唇膏的现代式性感大嘴,和,一张桃红色古典樱桃小口,在两组,六个人的上空爆发出了史无前例的超声波大战~~~~~~太阳系九大行星轨道错乱,九星连珠开始~~~~~~~
  
  等到六人看清楚对方,根本没有生死相拼的必要,均叫苦不迭,更具有悲剧性的是,米罗赫然发现了对方阵中的,自己朝思慕想的卡妙,这才知道什麽叫欲罢不能~~~~~~
  
  正在这危急关头,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的紫龙他又站起来了,作为青铜圣斗士,其抗打击能力的确非同凡响,在两个雅典娜的惊叹冲击下,竟然能忽忽悠悠忽忽悠悠屹立不倒,不仅如此,他还要以坚强的斗志为圣域为女神为全世界贡献一份力量!
  
  (无星之夜(堵着耳朵):配乐,配乐!众剧组人员(也堵耳朵,看着口型),搬出唱片机,信天游!)
  
  紫龙深深深呼吸,唱:“我低头,向山沟,追逐流失的岁月……山丹丹花开花又落,思念到永远!!!!”
  
  天地间刹那就安静了,整个宇宙只听的见紫龙的……(抱歉,实在找不到词来形容他的歌喉)歌声。连惊叹着半截的两张雅典娜的大嘴都紧紧的闭上了,一块儿转向紫龙……数秒钟后才回过神来——
  
  “唔~~~~哇!!!!!!!!!!!!!!!!!”由于受到过大打击刺激的雅典娜的大嘴由刚才的惊叹,彻底的转变成了现在的尖叫。
  
  最要命的是,紫龙还在努力燃烧着他的小宇宙,并用一根树枝敲盾牌打着拍子,纵情歌唱着:“酒干了倘买无~~~酒干了倘买无~~~酒干了倘买无~~~酒干了倘买无~~~”
  
  “啊!!!!!……~~~~~~~~~~”可怜六个黄金圣斗士的哀叫声越来越微弱。
  
  “嗑啦”一声代表着一切事物最大承受力的崩溃。
  
  “轰~~~~~~隆~~~~~~~~~~隆~~~~~~~~~~~~~隆”的震天价巨响让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一致的认为世界末日已经到来。
  
  良久,轰鸣声结束,遥望圣域,巨蟹宫已经由十二神殿中最破烂的宫跌至了第二破烂,目前处女宫占领了第一的位置。又过了好久,一摊瓦砾中才有了生命的迹象,头一个跳出来的是——米罗!(无星之夜:让我们为他鼓掌欢呼吧!!!米迷们:耶!……怎麽觉得怪怪的~~~~)
  
  米罗双手扶住还在发昏并不由自主的直晃的头,第一时间开始在废墟中乱刨,终于在15跟柱子1500块砖头15000粒灰尘下救出了卡妙。(妙迷们欲扁无星而后快,奈何身已在冥府,鞭长莫及,只得大叫:呀!!偶们妙妙呀!!!!!)
  
  “妙妙,”米罗抱着仍不太清醒的卡妙连连摇晃,“你怎麽样了~~~~要不要紧???”
  
  卡妙(虚弱的):“你,你别摇晃我~~~~”
  
  其他几个人只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把自己挖出来。
  
  在处女宫的战斗进行的如火如荼之际,女神殿,沙织却捧着四片花瓣冥思苦想,她想的如此认真,以至于对毁天灭地的雅典娜的惊叹充耳不闻!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沙织喃喃自语着。
  
  正在清理着源源不绝的从女神的厨房里钻出来的“芥末果冻怪”的加隆听了,也低声嘟囔起来:“你不活了?好不好先把工资发给我~~~~~”(无星之夜:小月,cc大人看了不要见怪,二位的厨房系列带给偶的震撼实在太强烈了~~~~~~~)
  
  “我明白了!沙加,你的苦心……”沙织还在自言自语,“原来打圣战就得这样,我早就有觉悟了!”
  
  米罗、穆、小艾!!!——沙织用小宇宙呼叫道——把撒加他们带到我这里来!!!
  
  啊???——穆、小艾听了很是吃惊,难道女神要我们把当初拿的东西还给他们???
  
  米罗(想入非非状):反正我和妙妙已经结婚了,东西还不还无所谓~~~~~~~~~
  
  不管各人是怎麽想的,他们还是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女神殿。(注:紫龙还在处女宫的残骸下昏迷着)
  
  雅典娜的巨大石像耸然而立,威严、慈爱、端庄、美丽,散发着圣洁的光辉,这庄严神圣的殿堂似乎容不下一丝半毫邪恶、阴暗气息的侵扰……除了赶不尽杀不绝的、“咕容咕容”蠕动着的芥末果冻怪……
  
  连撒加的头发都暂时变回了蓝色,他推开门第一个走进了神殿。
  
  因为刚才沙织通知米罗等人时用的是小宇宙,加隆他什麽也没听见,所以当他一抬头看见他亲爱的哥哥跨进门来后,身体立刻在大脑开始思考之前条件反射的——冲向女神卧室的大床,企图钻到下面去。
  
  撒加(仍然是蓝色)冷冷的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冲过去——抓住了——加隆——的一条腿,用力的往外拖。
  
  “救命那~~~~饶命呀~~~~~~”加隆一边哭号一边死命的抓住一条床腿。(众加隆迷(包括无星在内)惊叫起来:隆隆呀!!!!!!!!)
  
  撒加一看实在拽不出来了,干脆也钻到床下……“乒邦~~~~”(小艾:唉,好羡慕呀,我7岁时,哥哥就不能打我了~~~~加隆(怒不可遏):想挨揍跟我说!!!)一眨眼工夫,床就变成了一堆木头渣子,撒加胜利的拎着加隆的后衣领来朝拜女神。
  
  沙织:“……加、加隆。”
  
  “~~~在~~~~~~~~”加隆带着哭腔应道。
  
  “去,去把13年前,撒加留下的东西拿来。”沙织擦了擦汗,故做镇定的命令道。
  
  “啊?~~~~~~”加隆跟听见被判死刑一样,一跤坐倒在地上。
  
  “快去呀,怎麽了你?”
  
  众目睽睽之下,加隆只得一步一顿的朝他藏黄金剑和咒语卷轴的地方走去,心想:死定了,我就是用黄金剑施展的刺剑之咒的呀(无星之夜:忘记了此咒语的请参看《混乱的冥界之落花流水4》),哥哥非把我大卸八块不可~~~~~~5555~~~~~~
  
  大家等着隆隆磨磨蹭蹭了十几分钟后,目光都集中在了他捧来的一个锦盒上。加隆用颤巍巍的手打开了盒盖,一个古老的卷轴和一把上面滴满了鲜红的蜡滴并刻着“SAGA”的匕首呈现在众人面前,早已了然于胸的撒加丝毫不感到惊讶,用温柔的令人胆寒声调问自己的弟弟:“是你干的吗?隆隆。”
  
  已经吓的面无人色的加隆突然间急中生智,凑近哥哥小声的答道:”不,不是我呀,”他在一个沙织看不见的角度指了指她,“是女神,她记恨哥哥当初差点害了她性命,所以说要让哥哥你死了都不得安宁,才逼我找来这个诅咒术的,她还要我保密,说敢泄露出去就要我的命~~~~”
  
  撒加半信半疑的问:“可是我当时已经向她谢罪了~~~~她不会~~~~”